大卫·马什:放弃幻想_欧元重生

  专访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联席主席大卫·马什

  许钊颖

  欧债危机仍然在一片迷雾中前进, 虽然欧洲央行采取更大力度的救助行动, 但是目前这种似乎已经出手太晚的救助是否能够力挽狂澜, 并不被外界看好。 目前对欧元的存续, 欧洲未来整合方向的探讨仍在继续。 为此《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吉隆坡专访了欧洲金融问题专家、 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联席主席大卫·马什(David Marsh)。

  他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欧元区改革仍将经历阵痛, 如何说服民众在走入绝境之前进行改革是一大难题。 欧元将继续存在, 但希腊将退出欧元区。 “放弃幻想的欧元”虽然更多地代表了欧元区北方经济体, 但将对中长期整个欧元区的健康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三个欧洲

  第一财经日报: 你如何看待目前欧洲国家的整体情况?

  马什: 欧洲有三组国家, 一组是以德国为代表的相对增长较快的国家, 有较多的税收收入, 财政状况也比较好。 第二组以英国为代表, 他们努力维护金融稳定, 减少预算赤字, 并尽力通过提高税收, 减少支出来实现, 即使这样做的代价是增长相对减缓。 第三组是那些正在经历衰退的国家, 他们试图通过紧缩来减少赤字, 但即使是他们努力提高税收, 缩减开支, 也很难达成目标, 这组国家以希腊为代表。

  对于第三组国家来说, 在衰退期间增加税收显然不仅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且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因此, 三组不同的国家提供了一个混合性的答案。

  日报: 目前人们认为发展的不平衡已经造成了欧元区内部的“双速欧洲”问题, 你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马什: 的确, 目前在欧元区内部也存在双速发展的问题。

  北边的以德国为代表的债权国家处境相对较好, 通胀相对稍高, 因为统一的利率对实际经济运行来说显得过低。 南边的债务国经济增长乏力, 经济正在下滑, 对他们来说, 当前的利率不是太低而是太高了。 在货币联盟的规定中, 无论各国具体发展水平如何, 都只有一个固定利率来调节, 我们目前看到有些对这种“一体适用”政策的退缩, 造成了现在的分化。

  从现在来看, 久而久之南部国家会逐渐变好, 但北部国家还要经历一段痛苦的通货膨胀时期, 并会出现竞争力下降的情况。 一段时间内, 欧洲还需要面对非常艰难的生存考验。 债权国和债务国的政治家和民众, 因为不同的原因都会对现状感到越来越愤怒。 北方增长较快, 却需要向南方提供资金, 他们不喜欢那样做。 南方国家增长相对缓慢, 他们需要向北方国家借钱, 但是在他们看来利率太高了。 所以这些国家对彼此都很愤怒, 而且因为不同的原因感到失望。

  日报: 现在欧洲的民族主义正在抬头, 政治家们如何才能说服民众接受改革?

  马什: 这非常困难, 因为改革的时机并不是要在完全陷入绝境之后, 你必须在次优的状态下推进改革, 而不是走到绝路再寻求改革。

  现在是进行改革的最好时机, 但越来越难以说服南方国家采取行动, 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需要花很多时间才能走出来, 它们没有从中看到明显的好处。 我们必须要为他们的赤字提供资金, 这意味着他们将依赖北方国家慷慨地容纳他们的债务。

  除了进一步的债务重组没有其他出路, 我相信在希腊之后会有更多国家进行债务重组, 因为这是推进改革的唯一方式。

  南方国家并没有失去希望, 但重组结果还取决于具体情况。 像爱尔兰这样的国家可能处于更为有利的地位, 因为他们的改革相对较早启动。 像葡萄牙这样的国家, 即使他们拼尽全力也有可能无功而返。 很明显, 希腊也处于无望的境地, 在债务重组之后还要有深入的经济改革, 仅仅债务重组是不够的。

  弃卒保车

  日报: 有人认为, 欧洲目前面临的不是政治问题, 而是经济问题, 如果德国和法国决定救助包括希腊在内的一批国家, 他们是可以做到的。

  马什: 也许可以。 他们也许可以通过欧洲央行(ECB)多印钞票来救助希腊, 但是他们不会这么做, 因为ECB自建立之日起就不被允许超发货币。 另外一种方案是, 德国只需要接管希腊和意大利的债务, 但这同样不会发生, 因为德国担心自己的信用评级可能会因此受到威胁。 因为这些都不会发生, 所以意味着我们需要外部的资金, 因此中国和其他储备盈余国家可以在其中发挥作用。

  日报: 如果外部因素发挥作用, 内部应该首先达成共识, 你如何看待欧元区内部在共识方面存在的问题?

  马什: 很明显德国希望希腊和意大利做出改革的承诺, 并不希望对他们太慷慨, 各国都需要在提供帮助和自助之间取得平衡, 因此德国只会提供最低限度的帮助, 剩下的就是各国自扫门前雪了, 德国不可能通过扩大赤字, 提高通胀率, 并购买很多资源来帮助这些国家。 德国的立场将是非常强硬的。

  日报: 目前财政统一是一个大的方向, 你认为欧元区是否会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前进?

  马什: 这并不容易, 德国目前希望减税, 所以在短期内不可能如期望中的那样实现赤字削减。 但他们行进在很好的轨道之上, 通过减税可以提振经济, 欧洲将继续前行。 中期来看, 欧洲也许会比从前更加强大。 因为像希腊和葡萄牙这样的国家可能脱离欧元区, 从而核心欧元区的实力得到增强。 而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也将会继续购买以欧元计价的债券。

  日报: 所以你认为一些欧元区国家将被迫退出?

  马什: 这是迟早的事情, 也许会花费一些时间, 但我相信希腊会退出。 虽然有人说这可能给希腊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但正如之前有人说希腊债务重组会带来灾难性后果一样, 可能有些言过其实了。 这会产生一些副作用, 但不会是灾难, 我想他们能够应付。

  日报: 这是否会动摇欧元的根基?

  马什: 当然会。 这将带来不同的欧元, 这个欧元将不是广泛国家的欧元, 而是“放弃幻想的欧元”, 以后欧元的运行将更多地融入德国立场。 你可以说, 欧元不再代表全体欧元国家, 而是更多地代表了北方经济体, 因为这些国家正在成为欧元的驱动力。 我并不是乐观, 而只是持现实的态度。 欧元会继续存在下去, 因为世界经济力量的平衡需要欧元, 这是我出于现实情况而做出的一种预测。 getty图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Exness外汇指南,原文地址:https://www.cn-exness.com:443/whzx/5402.html

上一篇:德媒称中国正在酝酿反美元联盟

下一篇:高盛:中国央行料二季度末前降息 三季度再降准

评论

写下你的评论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