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投资多元当以市场自由为重托 实现藏汇于民

外汇投资多元当以市场自由为重托

  近日, 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 8月中国持有美债11536亿美元, 较7月环比增加43亿美元, 而从同比看则中国持有的美债呈下降态势, 如相比去年8月12785亿美元, 中国最近一年来减持美债1249亿美元。 同时, 外管局数据显示, 今年6月末海外直接投资和股本证券投资金额增至3823亿美元和1006亿美元。

  中国减持美债、 增加股权等直接投资, 透射出中国外汇储备投资越发多元化。 但外储多元化投资的效果有待于观察。 一则外汇储备更强调和注重安全性和流动性, 这使外管局倾向于变现能力较强, 市场波动性低的债权资产。 殊不知, 随外资回流、 海外投资移民、 上学等越明显, 我们需留足备付金满足流动性需求。 另外, 主权财富基金的境外直接投资等还面临着诸多非商业化门槛。

  鉴于此, 务求风险管控安全性与收益性兼备原则, 需进一步强化和稳固意愿结汇制, 为私人部门海外投资降低交易成本, 以鼓励私人部门海外投资。 而这将不仅有助于中企走出去, 而且容易建立激励约束相兼容的多元化投资格局。 私人部门是权责对称的独立市场主体, 其直接承担投资损益, 这使其内生具有市场激励相容性。 同时, 私人部门境外投资的自由度相对更强。 不仅如此, 通过强化和稳固意愿结汇制, 为私人部门境外投资降低交易成本等, 将有助于缓解因外汇占款给央行等带来的基础货币被动投放问题, 便利货币政策由数量调控向价格调控之转型。

  我们认为, 就目前全球经济金融形势看, 美债依然是相对安全的投资品种, 且目前尚难找到一个比美债更安全的投资品种。 如目前受欧债危机和全球经济复苏疲软等影响, 欧元资产和权益类资产的风险溢价相对较高, 基于安全性和流动性便利等考虑, 减持美债, 投资非美债资产的转换成本和风险相对较高。 而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加剧, 中国经济增速趋向放缓, 利用外储投资要素资源的风险损益和不确定性也较高。 是为当前日本央行等倾向增持美债的缘由之一。

  与此同时, 目前美国依然是中国第二大出口市场, 中国外储配置大量美元资产, 不仅与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有关, 也与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有关。 即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本质是储蓄净出口。 因此中国对美要保持相应的贸易顺差, 客观上需借储蓄给美国, 以支撑美国消费中国商品, 否则若美国消费市场无法获得外部融资, 那么中国将因美国居民缺乏充足购买力而很难保持对美贸易顺差。 因此, 中国外汇储备中配置大量美元资产带有某种刚性化, 即剔除因美元世界货币功能等持有的美元资产外, 减持美元资产实质上是中国需主动压缩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 而这意味着中国需从美国购买更多的商品和服务, 以减少中国对美储蓄净出口之敞口, 甚至对美逆差, 而非简单地坚持美元资产就可实现。 资金流和投资流背后是货物流和贸易流, 只要中国依然维持对美贸易顺差, 中国减持美元资产就存在边际, 而无法无节制地自由减持, 除非其他国家投资者为美国提供储蓄借贷。

  现在, 中国要推进外汇储备多元化, 根本上需降低外汇储备, 实行藏汇于民, 并以市场投资自由为重托, 鼓励私人部门的境外投资活动。 而中美的金融“平衡”, 实际上是一种全球贸易失衡的突出表征。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Exness外汇指南,原文地址:https://www.cn-exness.com:443/whzx/22.html

上一篇:美元兑日元105能否成为最后一道防线?

下一篇:先见之明 11月3日当周CFTC美元净多仓升至逾两个月最高位

评论

写下你的评论吧

sitemap